报告文学

主页 > 报告文学 >

当时只道是寻常——旁听崔律师为组织淫秽表演辩护

一年之前,刚拿到办学许可证的赵峰,万万没有想到一年之后会站在江宁区人民法院的被告人席上。且被指控的罪名是诈骗罪。

 

他是天使,还是魔鬼?说不清。做他的律师一年了。见过他也有若干次。感到此人很有气场。人高马大不说,还有东北帅哥特有的天赋异禀:普通话标准,能说会道,也豪爽仗义。只是,我见到他的时候,他刚刚被抓。关在看守所里。坐在轮椅上。除了说自己被冤枉,就是要家里人打钱,送药。

 

先谈谈案情。他说:地方派出所可能被得罪了。自己这几年应邀来南京湖熟办学,搞航空培训。因为没有办学资质,就跟别人合作,花了将近两千多万元投资了两个校园。操场,校舍,师资都要投入。这些钱基本上都是借的。收了好几批学员。因为刚刚开张,就承诺包就业,如不能输送到航空公司,就退费。在学员培训这一块我们也不想赚钱。因为如果合作顺利,航空公司会给我们钱的。后来由于资金链断裂,还有十几个学员没有就业成功,费用也退不成了。就去告我诈骗。开始涉案金额从八九万,一直滚到四五十万。为办学自己这几年累出一身病。四十多岁,就有三高了。还有风湿性关节炎。腿子不能走,就靠轮椅代步。

 

他的老婆在东北做高中历史教师。母亲也做过小学校长。是教育世家。我问他老婆王老师,能不能筹集一笔钱,把控告人的学费给退了?这个案件可大可小。退钱了,我就好办了。王老师一把辛酸泪:这几年,为支持赵峰办学,家里到处借钱,我外面欠三百多万,现在工资卡都被冻结。请律师的费用还是赵峰的几个姐姐出的。家里还有孩子要上学。

 

不能光听被告人说。我就去派出所跟办案警察了解案情。也刺探一下口风。警察态度倒是很友好,并关心地问:律师费有没有给你?赵峰前面请的律师还没有给钱呢?我说:给了。他说,最近经常接到学员投诉,问赵峰要钱,说赵峰是个骗子。有的甚至到学校门口闹事。还有欠了很多工钱,甚至借了很多债。如不把他抓起来,会继续危害社会。我们也会有很多压力。你问问他家人,能不能把钱退出来。

 

为了息事宁人,我满口答应警察愿意退钱。但是回来跟他家里亲属商量,确实很难。包括他的几个姐姐,都为他办学借给他很多钱,都没有还。东北人很讲义气。从家里人都曾借钱给赵峰可以看得出来。从赵峰被抓后家里人虽有怨言,但还在想办法帮助他,对他不离不弃也可以看得出来。

 

赵峰做事挺有人情味。他的招生协议,承认包就业,就不了业就退款。可以看出来。从他跟别人经济交往,借钱都打借条可以看出来。虽然他没有钱来还钱,来退费。还可以从他说话坚决果断,不拖泥带水看出来。没有高的情商,没有人格魅力,怎么可能筹集两千多万资金来办学?人家怎么可能来信任他?

 

既然没有办法退款,协商撤案不可能。那我也只能“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了。通过不断会见,不断接触赵峰的亲朋好友,合作伙伴,了解的情况也就越来越多了。当然,关了几个月,赵峰的很多病竟然消失了。人瘦了很多,血压也恢复正常,人奇迹般地能正常走动了。这要拜高墙内生活有规律,也吃得清淡所赐。当然,这也与律师和医生不断联系了解病情递送药品有很大关系。律师不仅是帮助他辩护,更要关心他的身心健康。开导他正确对待人生变故。好好调养身心。在服务过程中,他的父亲病故,家里人要我转告噩耗,我考虑再三,鉴于赵峰身体不好,需要保养,还是劝家人不要惊扰他。所以,赵峰到现在都不知道父亲已经离世半年多了。

 

这个中间,我去学校审批单位去调取办学许可证。很奇怪,学校的办学许可证过户到赵峰名下,也就几个月。因为跟民办学校南京航空职业培训学校的校长为租金的事情谈崩了,后来办学许可证又过户给其他人了。另外,这个新设立的南京航空职业培训学校的办学许可证的营业范围竟然不含航空职业培训。只是计算机培训等等。这也是公安指控赵峰诈骗的主要原因:不具备航空培训资质。可是负责招商引资的人社局领导,对他说的却是:你可以先把业务做起来。资质的事情慢慢来。

 

后来由于疫情的关系,会见赵峰的机会也渐渐少了。但是我对赵峰辩护理由也就日渐坚决,那就是,无罪辩护。赵峰跟学员之间属于经济纠纷。不构成经济犯罪。赵峰没有非法占有的目的。虽然没有航空培训资质,但是并不能证明被告人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赵峰为办学投入两千多万,所借款项均用于办学,不符合诈骗特征。招生合同中有承诺,不成功退款,证明其并没有非法占有的目的。在学员培训上,赵峰对每个学员已经做了很多投入,需要成本,而且付出了很多。另外赵峰所从事的培训属于面试培训,不是员工入职后的培训,不需要资质。赵某曾经办理了入学许可证,其投资失败是因为违背经济规律,负债经营。赵峰并没有将收取的学费款项用于个人挥霍。

 

但是案件在审查起诉时,却发生了戏剧性的一幕,公安机关将赵峰的涉案数额增加了两百万元。说赵峰骗了一个姓薛的女士200万元办学投资款。赵峰一再说称自己是写了借条给薛女士的。而薛女士老公常某在补充侦查笔录中说“赵峰写了借条,我没有要。”常某还说,对赵峰人品不信任,所以没要借条,算是办学投入。这很荒唐,不符合常理呀。对其人品不信任,应该要借条才有保障,而投资是要承担亏损的。如果200万属于薛女士的股权投资,又与他们之间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不符合。赵峰和薛女士曾经签了赵峰担任董事长的北京某人力资源公司的股权转让协议书。公司注册资本1000万。工商信息公示可以查出其出资是认缴不是实缴。股权转让协议中是薛某用1000元购买赵峰300万股权,可以证明其明知赵峰并没有实际出资。而且薛某去北京公司现场察看了的。而且薛女士老公常某也是省公安厅干部,如果是股权投资,不可能不上网查询目标公司工商登记信息。本案是否有人利用公权力插手经济纠纷,值得拷问。

 

法院开庭,是通过在线审理的。赵峰在看守所,接受视频讯问,回答法官,检察官,律师的轮番盘问。赵峰对案情的回答很清楚,哪些是收的学员的钱,哪些是学费,哪些是借款,哪些收条上的钱还没有到账,讲得很清楚。我问了他几个问题,比如这几年在教育上投入了多少?他说两千多万。学费收了多少?他说八十多万。这也证明骗学生的钱来办教育是不符合逻辑的。我又问,收的钱用在哪里?有没有用于个人挥霍?有没有转给家人使用?他说的很实在。一分一毫用于办教育。全家人为他陷入困顿。自己也搞得一身病。世界上哪有这样的诈骗犯?我说,让纠纷的归纠纷,让犯罪的归犯罪。法官很仔细的听了我的辩护。没有打断我的询问,也没有对我的无罪辩护表示反感。三位审判员表现出了难得的耐心。

 

一位法官朋友在看了庭审直播后对我说:天地虽大,不润无根之草。借钱办学也许初心是好的,然结果适得其反。你为赵峰作无罪辩护是对的,法院能否采纳很难说,因为法院要考虑平息社会矛盾。

 

这就是法治与现实的矛盾啊。赵峰就像“堂吉诃德”,人格上具有两重性:一方面他是神志不清的,疯狂而可笑的,在办学上没有量力而行,而是到处借钱办教育,又没有偿还能力。但代表着高度的道德原则、无畏的精神、英雄的行为、对正义的坚信等等。为教育不惜倾家荡产,对教育到达痴迷的程度。跟武训乞讨办教育有的一拼。他越疯疯癫癫,造成的灾难也越大,几乎谁碰上他都会遭到一场灾难,但他的优秀品德也越鲜明。


这个问题的根源还是出在教育产业化上。教育是不能期待利润的。国外民办教育投资者,投入的钱是不能收回的。学校不办了,还要将学校剩余资产转赠给其他学校。没有钱是不能办教育的。借钱办教育,风险太大,也维系不了多久。理想主义,害人害己。


赵峰是无罪的。赵峰是有错的。


(作者:崔武律师,系本所主任  


  联系人:崔律师

  手机:13851668832

  电话:025-52769500

  微信号:runshanglvshi

  地址:南京市天元中路128号诚基大厦2栋613室

Copyright © 2002-2017 南京律师-刑事辩护-崔武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 苏ICP备20024097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