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辩词

主页 > 精彩辩词 >

耿某非法集资案辩护词

 

  指控非吸数额大多失实,清偿债务表现堪称积极

 富建集团非法集资案不能采取一刀切草率了事

  耿某非吸案辩护律师强烈恳请法官明察秋毫,作出公正判决


 

   审判长,审判员:

阜宁县检察院对富建集团、建湖县中医院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提起公诉。在法庭上,虽然耿曙光认罪,但是辩护人今天独立做出无罪辩护。另外,辩护人认为:即使耿的行为构成犯罪,也应该不作犯罪处理或者免于处罚。

律师辩护主要观点提要:

★不能混淆企业正当融资与非法集资的界限(有抵押,经批准,上岗抵押金不能算)

领导直接指派,主导的几笔具体借款(6000万郑万之借款,2000万上岗责任金,2000万经过批准自筹资金,2000万耿个人借款等)不能算到耿曙光头上。

★行为人至始至终是向特定对象借款,并且借款人数没有超过200人

★借款均用于生产经营及相关活动

★耿曙光在借款中无获利行为,拒领各种奖励,不构成非吸共同犯罪

★审视界定是经济纠纷或经济犯罪

★还款意愿,清退表现好情节轻微、社会危害小,可不作为犯罪处理或者免予刑事处罚

★将耿曙光个人以及亲属为单位雪中送炭的维稳借款算入犯罪太荒唐

 

检察机关起诉书指控“非吸”情节及金额明显失实

一、犯罪指控混淆了企业正当融资与非法集资的界限。

不是所有融资都是““非吸”。更不能将正常的贷款与民间借贷也认定非吸。

按照阜宁县检察院提供的《被告人耿曙光及所涉富建集团有限公司下属建湖县中医院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表-非吸资金17258.2202万元》,重新梳理数据整理制成表格,请法官审示下列数据内容:

附件-表1.《关于建湖县中医院、耿曙光被指控非吸金额一览表-我的分类》

附件-表2.《富建集团姜董事长向郑万之等借款情况说明》  

附件-表3.《耿曙光家人出借款给建湖县中医院一览表》      

附件-表4.《耿曙光借款代集团向阜宁开发区管委会支付土地出让金款》

附件-表5A-B.《耿曙光民间借款用于新建亭湖区人民医院》     

附件-表6.《耿曙光2014年10月以后受姜董事长指派处理阜宁挤兑风波临时应急借款 》  

附件-表7.    《耿曙光出借款给4位身边工作人员交纳上岗责任金》

附件-表8A-B.耿曙光向亲友借款临时急用周转贷款、结息

附件-表9A-9B.耿曙光交纳岗位责任金明细表(2013-2014年度) 附件-表10. 建湖县中医院出借款员工身份一览表     

将集团姜董事长谈判签约、建湖县中医院、周睛华担保,耿曙光第2连带担保人,有抵押物的郑万之出借6000万元指控为耿曙光的吸收公众存款显属错误。借款人是富建集团,指控犯罪单位是建湖中医院,这完全是牛头不对马嘴。见附件1-表2.

特别说明!有抵押的借款明显不符合非吸特征①姜不可能不认识徐向阳,郑万之是经办人(亲戚),姜多次向徐借款,富建集团帐上、建湖县中医院帐目都有反映;②周院长等按指示也向徐、郑借过款;③集团盖章手续非我能为;④徐、郑虽说是十多年朋友,但被告人耿曙光的身份是不可能借给我这样大金额。⑤2014/12/08借入资金的当时,阜宁挤兑风波正蔓延。那时的富建传闻每况愈下,谁敢出借款?谁还非吸?⑥耿只是经办资产抵押手续⑦集团姜董事长将6000万元借款以债转股形式变成东台市富建置业有限公司51%股权,债权人变成投资者。⑧该起债权债务集团已完满处置。不能作犯罪处理。

耿曙光及家人出借资金1362.3069万元见附件1-表3,不能作为犯罪数额处理。

3.耿曙光春节借款支付阜宁开发区管委会土地出让金500万元见附件1-表4.。(管委会领导逼!逼!逼!管委会主任信息语:人而无信,不知其可!)。

4.亭湖区政府同意,国资委与富建集团签定协议书,众筹新建亭湖区医院资金,耿曙光向员工亲友借款1370万元,630万元见附件1-表5A-B.怎能认定犯罪?虽然批示是自筹,但是联系借款人是政府有关部门,将主要责任人确定为耿曙光是不道德的。

5.耿曙光借款980万元处置“阜宁挤兑风波”及春节农民工工资

兑付。见附件1-表6.雪中送炭的行为怎么能认定非吸呢?我帮助你雪中送炭,你用炭火把我烧伤?

6.耿曙光借给四位同事交上岗责任金244万元见附件1-表7. 上岗责任金是集团决策,其主要责任人不是耿曙光。   

7..临时、应急、短期应急向员工亲友借款“过桥”周转贷款2350万元,本息早已如期还掉。见附件1-表8 A- 8B.。

耿借款交上岗责任金2000万元,集团按18%年息计利息,如此民间借款是要倒贴的,不会非吸吧!且每位管理人员都得交。见附件-表9 A-9B.这是集团安排。耿曙光不能确定为主要责任人。

特别说明:“存款”被普遍扩大理解,切勿不管资金用途,一律认定为犯罪。国内许多人在呼吁取消非法吸收存款罪。只要没有诈骗行为,就不应该定罪。

特别说明:必须保护企业为生产经营需要的民间借贷。这也符合最高人民法院有关民间借贷方面的解释精神。

特别提醒:同样借款。阜宁县政府多次、大额借款给富建集团使用,帮助周转贷款、春节农民工工资、购买土地等,为何不作为“非吸”追究呢?

二、尊重历史事实,客观看待企业生存难!不以“非吸”一概而论

(一)行为人至始至终是向特定对象借款。不能视而不见。

1.案件卷宗并没有明确证据指向“耿曙光高息诱饵,通过他人介绍、口口相传的方式向社会吸收资金”,耿曙光从未以任何形式未向社会公众宣传,耿曙光更多靠人情关系,社会信誉在员工亲友、特定圈子之间借款不应认定为公开宣传。。

2.附件-1.提供出借人的身份并进行分类说明:

▲建湖县中医院员工41人(附件1-表10),亭湖区人民医院3人,建湖县人民医院同事6人,在上述3个医院,耿曙光担任过副院长、院长职务。

▲耿曙光家人13人(附件1-表3),

▲朋友、同学16人(不是为了借款才认识,平时有交往,认识十多年以上)。

特别说明:上述借款人均是有特定或相对特定关系,公众不能被普遍扩大。根据最高法院刑二庭副庭长的苗有水在检察日报的文章精神,在单位内部超过200人以上,集资用于非生产经营才可以认定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何况本案集资款用于生产经营,人数也没有超过200人,不应该构成犯罪。

2.焦点之一:建湖县中医院员工王莉、徐汉书出借款给建湖县中医院,有部分用家人名字开具收据,累计金额万元,见附件-11.

焦点之二:亭湖区人民医院员工王群、孙荣琴出借款给建湖县中医院,有部分用家人名字开具收据,累计金额万元,见附件-11.

特别说明:1.原因不详,可能有家庭理财动机;2.出借款手续由王莉、徐汉书、王群、孙荣琴本人经办;3.用其他人名字开据我不知情,且大多不认识,与他们没有任何交往。

特别说明:耿曙光向员工借款,没有向不特定人群公开宣传非吸,如从涉嫌非吸角度审示,这部分资金即使是涉嫌非吸,也是在其不知情的情况下出借给医院,超出了其主观犯意,不能认定属于耿曙光的经济行为。

每次借款行为指向性明确,往往是用于生产经营等特定的急需资金目的。没有非吸犯罪故意。

    1.检察院起诉书已经承认借款是“维持单位的正常运转”,“用于富建有限公司、建湖县中医院的经营及偿还借款利息”

2.本案起源于上述借款1350万元,资金用途为集团在手的东台土地和市政工程捆绑资金的置换(时间2011/10/092011/11/30)。显然借款用于生产经营,则只是小微企业融资的一种手段,其并不会危害国家的金融秩序,更未经营存款业务,因此不应当构成非吸罪。

(三)指控的事实情节大都发生在耿离职院长之后

1.忽略“耿曙光早已不任院长,借据从来都是中医院财务部开具”这个重要事实。2011/10/10~2012/12/31,耿任院长,中医院出具借据103份,其中换据54份,累计涉及金额3871.169万元,出借员工亲友43人;期末借款清退余额仅剩46.8万元。离职后只是居间协调,协助医院参与处置过去民间借款,协调解决纠纷以防激化矛盾。不能将耿曙光离职后的单位借款行为,由耿曙光负担或一肩担起。

2.特别提醒!2.2012/12/17之后,耿不再担任建湖县中医院院长之后。▲所谓使用建湖县中医院的借据、合同,均由医院按集团规定履行手续执行,耿曙光未私自出具任何借据、合同;▲建湖县中医院涉嫌非吸案,后三年医院的吸收存款也很多,为什么不去追诉?

三、不能将奉命处理经济纠纷的借款与经济犯罪划等号,否则政府就使唤不动人,就无人愿意为政府承担责任。

()典型持续发酵的借贷纠纷案例

1.富建集团发文向员工亲友借款,起初累计金额仅1535万元,我认为:▲一次简单地集团向员工临时借款,▲视为二个企业间的资金拆借,▲主观上也为员工谋点福利。

2.并不象起诉书为完成富建集团有限公司的非法集资任务”。如果诚信、不违约、不欺骗,就不会:▲酿成借贷纠纷,旷日持久,▲医院继续去民间借款,且被动、被迫硬撑局面,直至祸害自己

3.,请法官明察,这起借贷经济纠纷的根本因素是:▲维稳掩盖矛盾,▲集团拖诀当头,责任推托,▲不还贷,继续借款现象加速死亡,▲集团欺骗下属单位,被告人耿曙光难明真相。▲集团不同意医院自身早点清退债务,▲关键是我不愿意欺骗出借人,没有非吸犯罪故意。

4.屡屡违约与确保医院安全、员工稳定的矛盾交织,借贷纠纷不断失级。为了维持企业经营生产,帮助处置借贷经济纠纷,被迫、被动民间借款、借新还旧维稳局面。这是民间借款的主观动机。

5.因为集团斥借资金?因为借款单位违约失信!因为本人多次、多法清偿债务化解纠纷!因为被告人耿曙光坚持3年169天!所以他获罪?冤呀!就因借贷纠纷矛盾突显,怎能视为经济犯罪?

(二)主观为建湖县中医院维稳、医疗安全!从未有非吸故意

防集访,北京访,医疗事故发生,保医院稳定这是底线。建湖县政府定下不可逾越的红线!也是富建集团下达的任务。  

(三)企业之间拆借资金并无不当!

二个独立企业的法理关系,无论是为员工的福利行为,还是企业经营之间拆借资金都是合乎法理的。

特别说明:本人经办民间借款只是为经营生产及相关活动,无获利行为,拒领各种奖励,不构成非吸共同犯罪。没有获利的主观故意,强行定罪,明显违反主客观相统一的定罪原则。

特别说明:未参与集团融资决策,也不了解实施经济行为的单位意志。,既不是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也不是其他直接责任人员。本人在借款中未起决定、批准、授意、纵容、指挥等作用,也不了解实施经济行为的单位意志。奉命行事。所谓副董事长只是挂名,从没有参加过决策会议,也没有在任何会议记录上签字。

(六)建湖县中医院民间借款处理不能选择性司法!

亭湖区人民医院、建湖县中医院的筹资事实我们先不再此列举,更不说其它单位和高管人员了;

同样建湖县中医院民间借款,两个认定标准,是选择性司法?

谁非吸了?耿任院长期间医院的二个效益盈利足以支撑清偿债务。打开旧帐(2012年底前),翻翻新帐(2013年-2015年3月),更能知晓谁非吸了?是个不争事实!

只翻旧帐涉嫌非吸案,不查新帐为那般司法?只想位高职虚的副董事长,不追究犯罪单位的法人代表?只查2011/10/17~1212/12/17期间?对2013/01/01后不问?当事人不二选择呐喊。

面对富建非吸案,耿曙光的表现是讲政治的,可圈可点

一、听党话,跟集团走,三次放弃股权

1.2014/12/17,富建集团持有的上海慈航控股(集团)有限公司48.28%的股权以债转股形式转让,抵偿集团所欠建湖县中医院借款4158.37万元债务,并在上海完成工商变更登记,“债转股”清偿债务实际已到位。由于富建危机爆发,需要该股权对外合作,耿曙光说服债权人,第一次将股权转给富建集团。

2.2015 /08 /23/,听从阜宁县委、政府指示,服从大局,与集团共渡难关,再次放弃已清偿到位的 “债转股”,将上海慈航(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旗下拥有全资企业江苏饭店、瀛州宾馆、和控股企业建湖县中医院等三家单位)48.28%股权无条件转让至阜兴集团名下。

3.2017 /04 /25 /,耿曙光配合将东台市富建置业有限公司90%股权转让至阜兴集团名下,同时清偿债务9990万元,挽回损失。

三次出让股权可视为耿曙光的担当态度和积极清退债务的意愿和表现,尽快处置危机,尽量减少社会负面影响。

二、面对债务处置,耿曙光继续牺牲个人利益,挽回损失

(一)耿曙光将建湖县中医院个人名下的股权转让阜兴集团

耿曙光将建湖县中医院个人名下的14.4%股权,转让至朱董事长指定的公司,股权作价尊重阜兴集团意见,未提任何具体要求。

建湖县中医院个人股权本来与富建、非吸案都无关,他能无条件出让,未过多纠缠个人利益,是为了县委更好统揽大局,处理富建危机。三次出让股权,不计较个人得失。积极无条件出让建湖县中医院个人股权的做法,就是有利于集团在处置债务矛盾中最大限度减少损失。

(二)耿曙光放弃合法权益服从县处置办指示,将盐城万尊113.4亩房产项目15%股权转让阜兴集团

(三)富建集团危机当初,耿曙光将自己名下抵债的房产(现房)20余套(2000余万元)交给阜宁县处置办,优先处置社会其他债权人。

(四)耿曙光还用名下房产、现金加快清退“钉子户”民间借款!

为了支持集团工作,平息矛盾,最大限度减少社会负面影响,借用自己家庭各下资产、资金代集团、中医院清退民间借款中的“钉子户”本息2920.528万元,加上剔除家人的出借款122万元,实际目前相关集团、医院欠社会其它债务减至1542.6919万元,大大减轻社会压力。

所谓耿曙光经办民间借款清退基本到位

建湖县中医院民间借款4158.37万元本来通过债转股就已清偿到位。

东台市富建置业有限公司90%股权转让至阜兴集团名下,同时清偿债务9990万元。

()建湖县中医院民间借款尚未退还的3991.1687万元清退方案形成正在落实。

(四)耿用个人名下房产、现金2920.528万元及时优光清退其它民间借款!

()相关耿曙光的民间借款用于正常生产经营活动,清退及时正常有序,社会危害不大,挽回损失。

阜宁县处置办、富建集团充分肯定耿曙光在处置工作中的表现并向阜宁县检察院出具了报告!

 

最后的抗辩

综上所述,指控涉嫌非吸金额情节存疑较大,耿曙光本人清退意愿、表现积极、担当且清退基本到位,社会危害小,基本挽回损失。耿曙光就是针对自己特殊情形,加上积极认真态度、表现,应该能得到政府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谅解、得到司法机关依法不追究法律责任的宽严相济。

因此★对被告人耿曙光应该宣判无罪,要么不作犯罪处理或者免除处罚:

1按照犯罪构成要件看,耿的行为不同符合四个条可依法无罪。

2按照事实证据看,耿大部分是替人担揽处置经济纠纷责任,一小部分是为向员工亲友借钱处置富建的借贷矛盾,不该成罪。

3、即使构成犯罪,犯罪数额也存在很多水分,如郑万之的6000万借款,500万的眼科医院借款,2000多万上岗抵押金,2000万的耿曙光和亲友的借款、2000万政府同意的自筹资金也不应该计算进去。

4按照富建非吸案中耿的担当态度、一贯工作表现、清退实情、借款具体情形看,耿情节显著轻微,可免于起诉或不追究。

5、按照为社会稳定、企业生产经营、处置经济纠纷的民间借款动机看,也应该给予不作为犯罪处理或者免除处罚。

6:公诉机关认定耿曙光有自首行为,初犯等,都应该作为不算犯罪处理或者免于处罚的理由。

7:从拒领提成奖励看,耿曙光没有非法获利。

8:耿曙光作为事业编制,政府领导指派他来中医院处理遗留问题,也应该得到不作为犯罪处理或免于处罚。

9:有的如果构成犯罪,请计算到富建集团头上,不能牛头不对马嘴,算到中医院头上,再来追究耿曙光责任。况且有的在离任后发生的事情,责任有争议。都应该作为特殊情况来免于处理。

要以历史和发展的眼光客观看待过去,客观看待企业生产、经营、融资等活动中的经济行为的不规范问题,对定罪依据不足的依法论定无罪。对民企在生产、经营、融资活动中的经济行为,从区分经济纠纷与经济犯罪界限、企业正当融资与非法集资的界限视角下审查该案。

就是涉嫌非吸案罪名成立,对被告人可不作为犯罪处理或者免除处罚。

江苏省高院、检察院、公安厅《关于办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的意见。2013-10-21》之三、非法集资刑事案件定罪量刑的把握 第7,对于资金主要用于生产经营及相关活动、行为人有还款意愿,能够及时清退集资款项,情节轻微、社会危害不大的,可不作为犯罪处理或者免予刑事处罚。

最近,国务院法制办就《处置非法集资条例(征求意见稿)》向全社会征求意见,意见稿正好弥补了之前金融领域违法与犯罪界限不清晰,动辄采取刑事立案“强硬手段”的问题,在合法行为与犯罪行为之间,明确了缓冲地带“行政违法及处置”。

我们恳求法院在处理富建集团非吸案时,对耿个人职务行为中的违法违规与犯罪界定不采取“一刀切强硬手段”,在合法行为与犯罪行为之间,明确在“行政违法缓冲地带”中予以从轻发落,不作为犯罪处理或者免于处罚。或者判决缓刑。

               

                            

          辩护人:崔武

               江苏润商律师事务所律师

        2018/3/28

(声明:辩护词仅代表个人意见。法院一审结果:缓刑三年。)


  联系人:崔律师

  手机:13851668832

  电话:025-52769500

  微信号:runshanglvshi

  地址:南京市天元中路128号诚基大厦2栋613室

Copyright © 2002-2017 南京律师-刑事辩护-崔武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 苏ICP备20024097号-2